萍资讯网

四成家庭喊教育负担重 上学花费步步惊心

"超过40%的家庭感到教育支出负担沉重。"9月初,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所牵头的项目《武汉市居民家庭教育开支及教育负担状况的调查报告》显示,家庭中有中小学生,家庭教育支出总额每年超过1万元,约占被调查家庭可支配收入的三分之一。

今年7月至8月,武汉大学课题组的调查人员对我市中小学生家长进行了随机访谈。根据专业分析,武汉“儿童奴隶”的口袋自他们的孩子入学以来就“不温暖”。近日,记者采访了报告作者、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郭雷明。

钱花在哪里了?

辅导和辅导费用占很大比例。

调查将教育费用分为8类,包括常规学费、额外学费、择校费、学习工具、辅导和辅导费用、特殊爱好、礼物、生活费和其他费用。据统计,“学杂费”占武汉市小学教育支出的20.5%,紧随其后的是“专业和爱好费”。

从小学到高中,“学费和辅导费”占教育费用的很大一部分。根据调查,这些辅导课程是围绕入学考试组织的,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数学和英语。还有许多学生学习小提琴、钢琴、二胡等。

了解这么多为什么?为了进一步的研究。68.9%的家长表示,他们希望课外学习能帮助他们的孩子进一步学习。38.5%的父母担心他们的孩子会在起跑线上输。只有36.1%的家长说他们的孩子出于个人兴趣参加课外学习和培训。

你什么时候为父母读了最困难的阶段?根据一项调查,中小学家庭教育的年平均总费用最高,为.64元。其中,选择“从一所小学校开始”的学校的成本远远高于选择“从一所小学校开始”和“从一所高中开始”的成本。“送礼费用”在初中也占最大比例,均超过10%。

据了解,今年我市约有67,000名小学毕业生“开始了他们的大三”。根据报告中1974年的平均择校费,这是一个巨大的数额。

许多家长担心,如果他们教孩子变得过于世故,凭感情和金钱选择学校可能会导致心理负担和自卑。

教育费用是多少?

在调查中,43.5%的家长认为教育支出的负担“相对沉重”或“非常沉重”。

据报道,2010年我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刚刚超过2万元。如果一个家庭的年可支配收入按40,000元计算,小学、初中、高中和中专的教育支出比例分别为家庭可支配收入(即恩格尔教育系数)的31.5%、35.8%和32.9%,均超过10,000元。

这孩子真的很重!

学习工具费用

常规学费

附加学费

选择费

补习学费

专业费用

礼品赠送费用

年收入100,000元的家庭:60,000元用于儿童教育

其他费用.

高二学生暑假花了10,000元

年收入100,000元的家庭:60,000元用于儿童教育

去年暑假,张晓晨(化名)每天要花4个小时的“一对一”学费,每小时花160元。一次暑假要花一万多元。随着新学年的开始,他的家人开始计划让他参加新学年的补习班。

昨天,张爸爸无奈地说,新学期开始后,他儿子听说班上所有的学生都报名参加了各种科目的补习班。形势非常危险!如果你不给你的孩子多上几门课,你会感到不自在的。然而,在一个十几个或二十多个学生的小班中,儿子的表现并不好,而且成本也不便宜。“一对一”不能持续太久。

张晓晨现在是武昌区一所省级示范高中的高二学生。除了每学期1000元以上的学费和杂费外,他每月还需要80块餐费

据报道,在目前武汉培训市场上,小班的学费约为每学期1000元。在高中科目中,数学、科学、化学和英语最受欢迎。许多学生将在补习班注册两门以上的科目。

此外,在暑假和寒假期间,学校还安排补课约一个月。张爸爸说:“假期期间,补课的费用不高,要花几百元,但是学生的生活费相对较大。”

张晓晨高中一年级的期末考试成绩不尽如人意,他觉得听讲座时跟得上老师有点困难。为了帮助他巩固所学知识,跟上学校老师讲课的进度,在完成学校的额外课程后,家长们为他安排了“一对一”辅导。

据报道,在补习班,“一对一”是“高消耗”。一小时160元的价格相当于一节钢琴课或一节专业艺术课的费用。今年暑假,张晓晨在三个班级进行了“一对一”辅导,花费了数万元。

据了解,张晓晨的父母都是公司管理人员,家庭年收入约为10万元,属于武汉的一个中等收入家庭。他的父亲制定了一个法案:如果把“三年期限”的费用分成每年,加上他儿子的日常教育费用,每年的费用约为6万元,占家庭收入的一半以上。

根据介绍,这不是专业培训的费用。张晓晨的成绩不是很稳定。由于高考后他能上一所好大学,他的家人正在考虑是否让他走“特别不朽”的道路。如果你真的想成为一名特殊的艺术家,那么一笔更大的费用就等着你的家人来支付。

武汉雅一天睡8.3小时

位列十大调查城市的中间

本报(记者李佳)家长“哭”得很厉害,雅雅也很难过。近日,地平线研究咨询集团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北京、上海等10大城市60%的中小学生每天睡眠不足9小时。武汉排在中间,每天睡8.3小时。根据调查数据,繁重的课业负担是儿童睡眠不足的最重要原因。

调查数据显示,45.2%的家长认为他们的孩子由于沉重的课业负担而缺乏睡眠。儿童拖延和玩耍(18.9%)以及父母不良的工作和休息习惯(10.9%)也是儿童睡眠不足的重要原因。

根据武汉大学的一份调查报告,学费和专业培训等非常规教育费用在小学尤为突出。参加培训班和补习班已经成为小学生的正常生活。为什么当学校把还给孩子们的时间“交给”外部培训机构的时候,学校大声喊着要减轻负担?当然,这是因为进一步的研究。

清华大学秦辉教授认为,家长想增加孩子负担的原因是,孩子的“负担”只是表象,竞争压力是问题的本质。竞争的压力来自优质教育资源的稀缺和普通人获得优质教育资源的机会的稀缺。优化教育资源是更好的解决方案。

教育应该公平而廉价。

这位报纸评论员为

高等教育支出问题不是武汉独有的。它不同程度地存在于全国各地,是大多数家庭面临的共同问题。

小学和初中是义务教育,是国家的义务。因此,国家应保持对教育的足够投资,并更好地承担其义务。教育是一项国家权利,特别是在义务教育阶段。教育应该便宜,这样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上学的费用,而不会成为过度的支出负担。

从调查来看,“学费和辅导费”的份额相对较大。每个城市的情况可能不同,但总体情况不应该有太大的不同。为什么这要花很多钱?这是因为父母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够力争上游,这样他们就可以被一所好学校录取并接受更好的教育。他们不能在起跑线上输。在某种程度上,这也可以

在我国其他省份,教育支出的比例也不小。根据中国中央电视台2006年的一份报告,由国内调查机构“零点调查和指数数据”发布的对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八个大中城市的调查显示,中国家庭子女的教育支出比例接近家庭总收入的三分之一。

根据黑龙江省的一项调查,42%的城市居民将家庭收入的30%以上用于教育。根据南京师范大学师生今年8月发布的一项调查,教育支出占当地部分家庭收入的80%以上,60%的家庭支付了择校费。根据江苏省扬州市调查小组2004年的调查,当地教育支出占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的46.2%。根据2005年的调查,海口的教育支出约占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一。

根据另一项调查,与城市和小城镇地区相比,中国农村家庭每年用于子女教育的支出不到城市家庭总收入的1/2,但比例最高。2008年对吉林省白城市当地农民的调查显示,人均教育支出约占家庭总收入的60%,农民子女的人均教育支出相当于4名农民一年的净收入。(记者李佳记者王裴钢和王安迪)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