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资讯网

百亿市值医药股暴跌70%!如今又被申请冻结4.3亿

原标题:十亿市值医药股下跌70%!1月10日晚,浙江亚太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太制药”),据裁判网

华夏时报()记者丛帅和陈峰报道,公司内部事务现已冻结4.3亿

。深交所)宣布,截至公告日,该公司已冻结三个银行账户,总额约为1.04亿元人民币。公司尚未收到任何关于冻结上述银行账户的法律文件,并将尽快核实具体情况。

《华夏时报》记者从司法文件网了解到,亚太制药银行账户的冻结源于湖北科技投资集团(以下简称“湖北科技投资集团”)实施的财产保全措施,涉及4.3亿元。1月7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共冻结公司五个银行账户一年。北京的一名资深律师告诉记者,为了防止当事人转移资产,法院通常在法律文件交付前执行。

湖北科图集团于2017年底增资4亿元,入股亚太制药投资项目实施单位武汉光谷亚太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谷亚太制药”)。然而,协议规定这4亿元是一项投资期限不超过5年的金融投资。1月11日,记者多次致电湖北科图集团,但没有接到电话。

值得一提的是,亚太制药在最近的公告中犯了一个错误。在披露冻结账户的细节时,公司多次披露亚太制药在北京银行绍兴柯桥支行的账户。

在过去的半年里,亚太制药一直饱受业绩爆炸、子公司失控等问题的困扰,内部斗争仍在升级。

截至1月10日收盘,亚太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股价据报道为6.57元,自2019年4月以来下跌逾70%,市值数百亿元,目前仅为35亿元左右。1月11日,记者《华夏时报》多次拨打亚太制药信皮的联系电话,但无人接听。

在申请4.3亿元之前,preservation

Asia Pacific Pharmaceutical Company前身是浙江亚太制药公司,主要从事透皮控释系统、抗感染、心血管、降血糖、肝炎等药物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本公司于2010年3月16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

亚太制药(Asia Pacific Pharmaceutical)在1月10日晚间的公告中表示,目前被冻结的银行账户不是公司的主要银行账户,公司银行账户的冻结尚未对公司的经营管理产生任何实质性影响。不排除冻结以下公司的其他账户。公司将合理安排和使用资金,减少上述事项对公司的不利影响。

事实上,亚太制药没有排除的情况已经发生了。亚太制药总部位于浙江绍兴。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1月7日做出的书面民事判决可能仍在进行中,但已于1月10日在司法文件网上公布。

根据该民事判决,湖北科图集团于2019年12月31日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被告亚太制药采取诉前财产保全措施,冻结被告银行存款4.3亿元,或查封或扣押被告同等价值的财产。为此,担保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武汉中心分公司向法院出具了诉讼财产保全责任的保险担保。

2020年1月3日,湖北科图集团再次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线索,查封被告亚太制药公司的财产,注明账户名称、银行、银行账号等信息,随后法院准予申请

根据裁决,亚太医药公司对裁决不服的,可在收到裁决之日起五日内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一次。复议期间不暂停执行裁决。申请人湖北科图集团应在法院采取保全措施之日起30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或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申请人逾期不起诉又不申请仲裁的,法院将撤销保全。根据“投资项目实施主体的突变”提供的信息,湖北科图集团成立于2005年7月,接受CDB 100亿元的政策性贷款,“促进中部崛起”。根据湖北省、武汉市政府和国家开发银行的要求,由武汉东湖高新区管理委员会投资组建,承担东湖高新区“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工业园区建设、重点产业投资、科技金融服务和国有资产运营”五大职能。湖北科图集团注册资本400亿元,总资产1367.67亿元。集团总部有40多家参与控股企业。

从涉案金额来看,起诉可能与此前4亿元的投资有关。记者《华夏时报》注意到,亚太制药2019年半年度报告和第三季度报告都提到,“湖北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股权溢价收入的计提和可转换公司债券公开发行利息的计提导致了财务支出的增加。”

根据亚太制药此前的公告,2017年底,亚太制药“武汉光谷生物城医药园新药研发服务平台建设项目”的实施模式由全资子公司改为合资公司,引进湖北科学投资集团以现金增资4亿元,实施投资项目主体光谷亚太制药。增资完成后,亚太制药继续持有51%的股份,有效控制投资项目的实施,湖北科图集团持股49%。

同时,增资协议及其补充协议规定湖北科图集团的投资期限不超过5年,股权溢价收益率为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亚太制药到期收购光谷亚太制药股权退出投资。

亚太制药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当年6月30日,公司累计应付湖北科图集团股权溢价收入2096.3万元,长期应付款相应增加至4.2亿元左右。加上2019年下半年应付利息,与湖北科图集团申请诉讼前的4.3亿元对应存款接近。

但由于协议是在2017年底签署的,5年投资期为时过早。为什么湖北科图集团此时起诉亚太制药?1月11日,记者《华夏时报》多次拨打湖北科图集团官方网站披露的联系电话,但没有接听。合资公司广谷亚太制药有限公司在工商信息中披露的两种联系方式无法联系或未得到回复。

公告错误背后的麻烦

冻结公司多个银行账户无疑意味着重大变革。然而,记者《华夏时报》注意到,面对这样的危机,亚太制药的公告出现了一个错误。

在亚太制药披露的冻结账户详情中,这三个账户的性质和冻结金额是不同的。但是,第二账户和第三账户的开户银行和账号明显一致,亚太制药在北京银行绍兴柯桥支行的账户被多次披露。

宣布错误的背后是亚太制药已经陷入困境。在此之前,1月2日,亚太制药

与其子公司的内讧使得亚太制药的前景更加不确定。2019年10月28日,亚太制药宣布,上海高鑫全资子公司上海新圣元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圣元”)有两项非法担保。上海新圣元收回债务6950万元,4461万元。2019年12月25日,亚太制药还宣布,为了全面核实相关情况,公司向上海高鑫派出工作组,这阻碍了控制工作,公司失去了对上海高鑫及其子公司的控制。

上海新高峰的实际控制人是任军,他被中国证监会调查。根据深交所发布的关注信,在亚太制药公司宣布子公司失去控制权后,任俊向深交所投诉此事不符合实际情况。值得注意的是,任俊曾在光谷亚太制药担任总经理。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中,任军也被列为被告。

目前,亚太医药行业的内讧仍在进一步升级。1月7日,亚太制药宣布计划要求股东大会召回任俊董事资格。原因是任俊在担任全资子公司上海高鑫和上海新圣元董事长兼总经理期间,上海新圣元未履行公司对外担保的正常决策程序,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任俊被中国证监会调查。

任俊下一步将如何反击还不知道。然而,可以预见,监管当局绝不会袖手旁观,坐视不管。

责任编辑:张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