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资讯网

首届闽派文艺理论家批评家高峰论坛举行 听“闽派批评”的新脉动

20世纪80年代,围绕朦胧诗的一场争论使“福建派批评”的称谓得到了国内文艺界和理论家的广泛认可,进而发展成为当代文艺繁荣的重要力量,2014年,“首届福建文艺理论家批评高峰论坛”在福州举行。来自福建并在福建工作的60多位文学理论家和批评家出席了论坛,实现了近30年来第一次“福建文学批评”的大聚会,引起了学术界的极大关注。

“2015福建学校文学理论家批评高峰论坛”在现场举行

一年后,“福建学校批评”再次以更高的规格和更大的阵容讨论“全媒体时代的文学与批评”。论坛将年年举办,真正成为中国文学观念理论思考的引擎,成为创作平台,发挥重要作用10月9日,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在北京举行的“2015福建文学理论家批评峰会论坛”上发表讲话。

谢冕

张炯

孙绍振

陈陶俊

程郑敏

陈钟毅

王光明

朱大可

陈晓明

谢友顺

孙绍珍和舒婷正在交流。

诗歌语言揭示了独特的地域精神气质。

与会专家学者对“福建批评”是一个学派还是一个地域概念有不同的看法,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福建批评”已经成为一个客观的文化实体。作为一种文化现象,“福建学派批评”被比作“北京学派批评”和“上海学派批评”。在过去的30年里,当代文学理论批评史上不乏专门论述“福建学派批评”的着作。

“福建学派批评”不仅解释了三十多年的文学现象,而且将历史与实践融为一体。没有“福建批评”,中国近30年的文学批评历史将被改写,这是与会者的共识。

福建人民好理论的文化品格塑造了福建文学的独特特征,赋予了文学理论和批评独特的地位。从老一辈开拓者到初露头角的新生代,“福建批评”逐渐形成了独特的地域精神和文化气质,呈现出鲜明的特色。

会上,“福建学派批评”的第一代代表之一、北京大学教授谢冕就“想象与记忆”这一主题发表了即席演讲。30多年前,北岛、顾城、舒婷等诗人的“朦胧诗”首次出版时,曾遭到主流声音的拒绝,被批评为“怪癖诗”。福建批评家谢冕、孙绍振率先为“朦胧诗”辩护,这是“朦胧诗”成为新诗主流的主要理论动力。

谢冕把这一切归功于充满活力和年轻的时代。“今天,我们重温这些记忆,感受时代如何塑造了我们。没有新时代,就不会有新的文学和诗歌,也就不会有文学和诗歌的批评和写作。”

审时度势,立于历史关头,挑战旧习俗,始终保持顽强而从不直言不讳的态度,谢冕认为福建文学的精神气质主要体现在这些坚定而执着的方面。

“福建学派批评”是在解放思想、改革开放这样的历史机遇下提出来的,但在这个时代的偶然中有其历史必然性。作为“福建批评”的中坚力量,王光明认为,“福建批评”从根本上说是地域文化品格和传统的衍生物,就像中国近代革命史上闻名全国的蔡溪镇一样。

而这种独特的文化性格在“福建批评”群体中显示出其独特的风格。福建籍批评家谢有顺在新的文学潮流中脱颖而出,成为中国最杰出的新批评家之一。他认为,“福建批评”的最大特点是开拓性思维和自觉的语言意识。

而这种自觉的语言意识,在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看来是诗意的。张颐武认为,这是“福建批评”最重要的特征之一。无论是老一辈的谢冕和孙绍振,还是老一辈的南帆、陈晓明和朱大可

虽然“福建批评”具有地方性,但它并不是一群局限于一个地方的文学理论家和批评家。“福建派批评”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它从民族角度引领了文学理论批评的潮流,一直是中国文学理论和批评的高地。

但与“北京学派批评”和“上海学派批评”不同,“福建学派批评”具有鲜明的地方认同感。北京和上海的福建文艺理论家和批评家经常附和福建的文艺理论家和批评家,形成理论共鸣。在“朦胧诗”之争中,北京有谢冕,福建有孙绍振。在“方法论”创新思想中,有北京的刘再福和福建的林兴斋。在“后现代”理论思潮中,北京有陈晓明,福建有南帆。

中国文学评论家协会主席程响钟声称曾接受过福建文学评论家的培训。“福建批评”的老前辈张炯、陈陶俊等老师对他进行了指导。他说,高峰论坛对福建批评的研究,除了对福建文学批评思潮的研究之外,还有其自身的意义,这是当前中国文学批评建设的一个典范举措,具有普遍意义。

张炯,生于20世纪30年代,是“福建批评”的老古董。虽然已经80多岁了,但他仍然关注着福建文学批评家,尤其是新生代批评家的发展,甚至放眼世界。“应该说,我们的文学批评在过去30年里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有了大量的出版队伍和职位。然而,我们尚未影响或成为世界上的主要批评家。”

随着时间的推移,“福建批评”的阵容日益扩大。如何继承过去的优良传统,保持当地资源与国家愿景之间的紧张关系,正是首脑论坛试图指导的目标之一。组织者表示,今年峰会论坛迁至北京也是同样的努力。

肩负责任,在创新的道路上再次奏响时代的强音

如果说去年的“福建学校批评”高峰论坛是30年后唤醒福建学校记忆的一声呐喊,那么今年的高峰论坛就“全媒体时代的文学与批评”这一主题进行了实质性的讨论,向学术专业化又迈进了一步。

最新的研究结果表明,“闽派批评”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当代文学新趋势的重要“引领者”。它在“朦胧诗”论争、文学批评方法创新、“后现代主义”兴起和文化研究转型等关键历史节点上发挥了先锋作用。它为当代文学潮流的演变做出了突出贡献,肩负着不可替代的历史责任。

今天,我们的文学理论和批评面临着非常复杂的新情况。全媒体时代的文艺形式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福建批评”应该是什么?正如李敬泽所说,“福建批评”必须承担起责任,承担起过去所做的一切,为我们提供世界观和方法论。这就是三十多年来“福建批评”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并对中国文化理论和批评产生重大影响的根本原因。

在程响钟看来,“福建批评”的一大特点是它时不时地领先。今天,研究文学批评在全媒体时代的地位和作用,就是试图继承福建文学批评优秀而宝贵的历史传统。

面对新媒体的汹涌浪潮,福建文艺评论家认为没有必要恐慌,只有改编才能征服。如果我们现在正确处理和合理利用它,它可能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文学创新的动力。

着名的文学评论家陈晓明和谢有顺是今年峰会主题的主要策划者。着名文学评论家南帆应邀担任主题论坛的主持人。事实上,作为“福建批评”小组的一员,总理小组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开始关注新兴媒体对当代文学的深远影响,体现了“福建批评”的前瞻性意识和开拓精神。

“福建批评”为什么c

再次相聚就是重新开始。在新的历史条件和文艺生态下,福建批评家们以自己的行动给出了面对现实问题和表达自己心声的最佳答案。(福建日报记者舒夏虹谢晁海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