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资讯网

教培机构制造焦虑 “剧场效应”让家长被“绑架”

“这个孩子四岁了,他的英语词汇量只有1500左右,这还不够吗?”

“在美国肯定够了,但在海淀区不够。”

暑假期间,何海(化名)莫名其妙地被微信朋友圈里的一段话所困扰。

这在别人眼里是个笑话,但这是贺海面对的现实。贺海的儿子刚刚过完7岁生日,很快就要上小学了。他刚刚学会了英语中的字母“X”,而和他一起上课外班的幼儿园和初中的一些孩子已经能用英语讲故事了。贺海心里充满了焦虑。

在“暑假反向进攻”、“弯道超车”和“参加课外班”在起跑线上取胜的鼓噪中,各种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7月2日,教育部发布《关于做好2019年中小学生暑假有关工作的通知》,特别强调加强校外培训的监管。然而,暑假即将结束,课外培训机构仍处于混乱之中:高等教育和焦虑的营销是培训机构吸引学生的两大法宝。需求在扩大,但市场准入门槛低,有些课程质量高,价格低。

培训机构制造焦虑的惯例是什么?教学和培训的质量真的像组织吹嘘的那样好吗?记者对这些问题进行了调查。

培训机构“制造焦虑”,家长“走进瓮中”

”220-173=47,只剩下47个名额了!「

」只剩下43个名额了!「

」如果你不开始,你将无法赶上!“

一个组织的招聘老师用“减法”在微信朋友圈里推销“焦虑”,在“抢”的时候营造一种“赚钱”的氛围。

一些已经报名春季课程的家长必须登录APP去上课,以便在夏季“恢复上课”。助教的倒计时“读数”使得气氛更加紧张。我的父亲连接到无线网络,我的母亲改为4G”。在某个时候,全家人都准备好“抢”一门课外课程。

课外教育和培训机构中的焦虑营销已经“成功”感染了父母。

北京市西城区的家长冯欣(化名)暑假时把女儿送到海淀区的一个课外班。她总是哀叹自己“醒来”太晚了。

冯欣的女儿将于九月开始上学,进入三年级。在北京最热的季节,冯欣和女儿每天都要通勤到西城的家和海淀的培训机构。冯欣看着那些熟悉课外课程、沉着脸的孩子们,说道:“每天上四节课的学生并不多,每天还有十个小时。河北的父母赵晓娜也在暑假期间送孩子们去参加“高中衔接课程”。赵晓娜的孩子们刚刚参加了今年的高中入学考试。除了在中考前忙着一对一辅导之外,各种各样的高中衔接课程在中考前都被“轮番轰炸”。当时,培训机构的老师推荐了“好学班”、“精读班”和“高尚班”。其中,“高尚班”要求学生在中考中得600分(中考满分为650分)。

当赵晓娜最终决定报名参加衔接班时,他发现已经满员了。然而,该组织的教师们仍然在他们的耳朵里不停地“兜售焦虑”。现在学生被严格按照付款顺序排列,否则他们只会被排在最后一排。“看来训练组织的“心理宣传攻势”非常有效。赵晓娜甚至说他“很幸运”,至少“抓住”了热门课程。

有多年中学教学经验的赵老师告诉记者,现在课外辅导课的质量参差不齐。一些认为自己在课外学习过的孩子会有一些抵触情绪,比如学习上的懒惰,但事实上他们对学习知识的掌握并不扎实。”就像吃生米一样,无法消化,久而久之,甚至会导致学生厌学。“真金白银能被好老师取代吗?

当父母以高昂的费用送孩子去补习班时,他们得到的是高质量的教学还是心理安慰?

2018年,教育部在《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切实做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工作的通知》中明确指出,“从事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知识培训的教师应具备相应的教师资格。培训机构应当在其网站和培训场所的显着位置公布教师姓名、照片、授课频率和教师资格证书编号。”

记者在网上和网下查阅了六家课外辅导机构的招聘要求,只有一家机构在要求中注明“需要教师资格证书”。王皓说,“在许多组织中,教师资格认证只是简历和面试中的‘锦上添花’选项。”

川川曾在一些非正规培训机构上过课,他抱怨道:“这些培训课程基本上是由借用场地和桌椅的老师拼凑而成的。老师在课堂上问是否有他不能做的问题或家庭作业,如果没有,他会继续按照书上说的去读……”没有合格的老师,也没有商业资格。在这种培训班中,不仅培训质量令人担忧,而且学生的人身安全也难以保证。

不久前,网上贴出一段视频,重庆某培训机构的一名教师用教鞭殴打学生几分钟,并辱骂他们跪下。据新华社报道,石柱县党委和县政府成立的工作组调查显示,该培训机构是非法的,学生桂的手掌、肩膀和其他部位受伤。公安机关依法逮捕了袭击者陈某蒋星,参与该事件的非法培训机构也被关闭和取缔。然而,学生的心理创伤害怕在短期内难以愈合。

与此同时,学费高得惊人。记者打电话给一些课外培训机构,例如,“新东方”三年级一对一数学课一次2小时,费用为每小时400元;“学习与思考”高三每门课的一对一辅导每节打折至998元。如果这三个主题一起被引用,将会有额外的折扣。

目前,全国培训机构没有统一的收费标准。根据许多家长提供的信息,在全国范围内,一对一培训课程的价格从200元到1000元不等,短期培训起价在1000元左右。一些非正规培训机构忽视了办学资质和师资力量,但价格与正规培训机构相当。以王浩的辅导班为例。他的工资是每班300元。可以想象学生将支付更高的费用。

“戏剧效果”隐藏了另一个儿童窗口

你听说过戏剧效果吗高中老师赵对记者解释说:“在拥挤的电影院,本来大家都看得很好。突然,前排的人觉得看不清楚,站了起来。然后后排一排又一排的观众不得不站起来看屏幕。最后,每个人都必须站起来看电影。这就是戏剧效果,也是我们现在必须面对的混乱。”

赵说,所有的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起跑线上赢”,所以他们坚持报名参加比赛。父母对快速成功和即时收益的渴望会让他们的孩子失去好奇心,取而代之的是“分数和金钱之间的联系”。

"这种分数理论的概念经常给学生一种错觉,以为考试结束会结束他们的学习动机。事实上,学习应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赵对说道。

牺牲学生的假期呼吸时间来“疯狂”补课,最终你能消化多少?

“假期不仅让学生有时间抬起头来,从书本和考试中休息,还为孩子们打开了一扇真正理解和了解社会的窗户。”一位在朋友圈里拿自己的“佛部”开玩笑的卞女士写道,除了做暑假作业,她还买了下学期的课本,鼓励和培养孩子预习和自学的习惯。放学后陪老人去农家体验不同的生活,这不仅让孩子懂得孝敬长辈,也丰富了孩子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