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资讯网

职业教育应该更“职业”

名达职业技术学院的五名学生需要答案。他们花了3年时间学习一个不存在的专业,因为该学院非法招收学生。到目前为止,事件发生八个月后,学生和他们的父母已经第四次进入法庭。他们还没有等待自己的结果。

他们不理解突然的变化。他们对现在和未来感到困惑。他们不知道他们曾经许下的诺言是如何变成虚假的,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挽回他们在事故后失去的三年时光。在五年制的第四年,没有人能负担得起。

很难说他们是唯一等待答案的人。从报纸上出现的新闻来看,不难发现,许多高职院校都有超额招生、违规收费和高收费、空招生等行为,一些民办学校在招生宣传中随意改变办学性质或水平。

今年1月,湖南湘潭远大科技职业技术学校的护生在毕业时发现学校承诺的大专文凭已经变成了中专文凭。班上学生的毕业证书来自不同省份的不同学校,有些甚至拿不到。今年5月,南京应用技术学校被曝光招收五年制专科护生,未取得护理教学资格。没有资格,不一致的文凭,付费入学和非法合作办学被披露。

在这些曝光的事件中,学校瞄准了所谓的热门专业,尽一切努力做宣传,承诺分发就业包等等,但当学生们走进校门时,他们成了“甩手掌柜”。根据记者的采访,教学质量令人担忧。对教师资格的质疑;学生的地位一个接一个地出现问题。专业班里有六七个专业,连老师都不知道怎么教。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明达职业技术学院的一位家长,举着升学令,反复点击左上角的学校代码“国家标准”和“省级标准”,问记者:“你说,这是一所在国内注册的学校,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事实上,在一些大学里,虚假宣传和招生的问题并不是没有国家的存在。2015年,教育部发布了《职业院校管理水平提升行动计划(2015-2018年)》通知,明确要求“学校主要领导和相关人员在招生工作中签署责任书,不得以虚假宣传和欺骗手段招生,杜绝有偿招生等违纪行为”然而,在实践中,学校仍然有漏洞可钻。

根据教育部官方网站发布的2017年教育统计数据,全国有1388所高等职业院校和8181所中等职业学校(机构)。职业院校毕业生每年占新劳动力的70%。中国已经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进入职业院校的学生人数也不再少了。

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在大多数?榭鱿拢蠖嗍胫耙笛г旱难硐植缓茫堑囊恍┘彝ヒ膊缓谩U怯捎谡庵帧氨咴祷钡牧⒊。谘G康鞯摹肮饷魑蠢础毕拢图页ぱ≡癫欢啵胙5男畔⒉欢猿疲记Х桨偌蒲≡窀桓龌帷H绻7⑾至寺┒矗室庾鞅祝ㄒ坏某雎肪拖窳逊煲谎患返眉负趺挥辛耍切┦シ⒀匀ǖ娜酥换嵋桓鼋右桓龅乇淮虬堋?

因此,找出假冒专业频繁出现的原因不仅是明达职业技术学院学生的需求。如何消除职业教育的灰色地带,如何填充学生和家长对职业教育的信任,是否有更好的教育模式来改变备受批评的现状,是中国所有职业教育需要探索的答案。

据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发展研究所潘华博士研究,目前美国是职业教育产学研合作立法最完善的国家,并颁布了许多与职业教育相关的重要法案

就中国而言,在当前的教育体制下,有必要加强对各个环节的监管,以防止招生混乱的发生。在记者的采访中,安徽省某职业技术学院招生办主任建议,在职业教育发展中,要加强信息化建设,解决学生、家长和官员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教育部门应当采用负面名单,公布损害考生权益的学校名单,进行预警。在招生中,增加咨询和职业规划服务。

但问题是学校越来越多,有很多环节,如招生、录取和管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还指出,将改革和完善高职院校的考试和招生办法,鼓励更多的应届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军人、下岗工人、农民工等群体报名参加考试。将进行100万人的大规模招生,但参与监督的实际人数毕竟有限。如果职业教育要更好地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学校本身应该“增强其健康”。

许多专家说,从长远来看,随着职业教育越来越强大和成熟,它需要被市场更广泛地检验。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员楚赵辉告诉记者,许多国家都采取了以市场为导向的招生方式。相对来说,考生和大学之间有一个相对简单的二元关系。

就像日本一样,市场在职业教育的发展中起着主导作用。政府为职业学校的办学条件制定标准。无论是学校法人、金融集团法人、行业协会、企业还是个人,只要符合政府规定的标准,都可以开办职业学校和培训机构。这些职业教育机构也有广泛的目标,学生、雇员、退休人员、残疾人甚至退休工人都可以接受教育。职业教育的实施权力下放给了企业,而政府作为信息和资金的提供者和帮助者的支持更为间接。

"在市场导向的机制下,如果学校不保持自己的声誉,它们可能会失去工作。"楚赵辉说道。

许多专家说,从本质上讲,中国高等职业教育的发展模式明显不同于其他国家。政府参与学校的招生,毕业证书的颁发由教育部完成。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中国所有全日制学校的办学项目都必须经过审批,同时招生必须按照规定进行。这些规定有时与实际情况相冲突,这也促成了没有国家资格的“真正专业”向“假专业”的转变。

作为普通高等教育的替代,这些职业学院是学生和家长梦想的摇篮,也是国家培养技术人才的希望所在。这应该是拓宽人生的多元化选择,而不应该是一张充满风险的单程票。

王景硕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者:何苗、熊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