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资讯网

内地学生港科大遭私刑 目击者:简直想要他的命

原标题:目击者讲述内地学生在校园“私刑”的故事

视频-香港暴民摔跤“摸瓷”内地学生视频还原真相“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白赵觉柱]6日晚,一名内地学生在校园被几名黑人暴徒“私刑”杀害。在雨伞下,几个暴徒包围了这个学生,并用拳头打他。这名学生被打得前额流血。这也是香港爆发“反修宪”风暴以来近五个月来第一次校园“私刑”。

穿着白衬衫的大陆学生遭到当地黑人学生的毒打。资料来源:香港媒体

私刑目击者:“‘黑面具’只想活命”

《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7日在现场的几名大学生。他们告诉记者,被“私刑”的学生姓郑。6日下午5: 00,他和其他一些身穿白色衣服的内地学生参加了科大校长的公开论坛,期望校园恢复和谐与平静。晚上7点左右,郑出于某种原因提前退场。当他走近一排穿着黑色衣服的学生时,一个女孩突然大声辱骂他。于是郑就去检查了,同时后排许多黑人学生开始起哄。然后郑转身就要离开,但是当他走到走廊的时候,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的人突然倒在了他的身边,大叫着说郑把他撞倒了,但是郑一路把手插在口袋里,再也没有推开他。那个穿黑衣服的人显然是“无比的瓷器”。接下来,大批黑衣人立即围住郑,拳打脚踢,打得他额头出血。与此同时,暴徒还抢走了他的钱包、身份证和港澳通行证。

”这时候,一群黑压压的人正在殴打郑的同学。我们大陆人很少敢冲过去,保安和学校领导也不敢。警察拒绝让我们进去。没有人能帮助我们。我们只能看到一堆黑色的雨伞在剧烈地摇晃。“现场一名大学生向《环球时报》描述了情况。另一位在现场的硕士研究生也告诉记者,郑被打后,他的第一反应是害怕,很多在现场的内地学生也选择了立即离开我们也想帮助他,但在黑衣学生的围攻下很难干预。“

现场图 图源:东网

Site Map Source:受伤的东王同学郑后来被送到安全中心,但暴徒对他的暴力和袭击没有停止。一位拜访过郑的同学告诉记者《环球时报》,郑被送到保安中心后不久,大批戴着黑色口罩的当地学生聚集在保安中心外,企图再次围攻他。与此同时,在安全中心,郑也感到了焦急。他被困在中心将近两个小时,觉得中心的负责人对他不友好。所以他要求离开中心回家,但是当他和几个来保护他的大陆老师和学生走出大门时,安全中心的负责人跑过来喊道“不要走。”大量的“黑色面具”跟着他。郑和另外两名大陆学生立即被堵在了厕所里。

"当时,厕所外面有十几个所谓的记者和黑色面具。当时,他们就像是想杀死他(同学郑)。”这位同学告诉《环球时报》,后来在一些外国人和保安的帮助下,郑被悄悄地从另一个出口带出来,护送到深圳。目前,郑还是比较安全的。然而,郑的信息被暴徒们“从底层做起”公布在网上,有些人甚至留言呼吁“取走他的器官”。

大陆教师被“碰瓷”诬蔑为“性骚扰”

据《环球时报》记者报道,6名以上大陆学生参加校长论坛的一个重要背景是4日晚一名HKUST大陆教师被暴徒“碰瓷”诬蔑为性骚扰的事件。

4日晚,一群身着黑衣的大学生在科技大学校园内举行集会,理由是“声援从将军澳大楼上摔下来的大学生”。尽管学生摔倒的原因仍不清楚,示威者包围并监禁了科技大学校长史蒂夫近6个小时,迫使他谴责“警察暴力”,并包括一名大陆教师在场。

徐江是HKUST的一名大陆教师,他告诉《环球时报》,他刚完成一天的工作,晚上看新闻时得知校长被围困了几个小时。他决定去现场表达学校老师对校长的支持。徐江说,他站在校长对面,周围有许多记者、学生和蒙面人。“我没有拍照,没有拍任何东西,也不想有任何摩擦。但是突然,我旁边的人开始大喊大叫,挤压我。前面的一个蒙面女孩开始大喊“非礼”,然后第二个和第三个女孩也这样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起哄。我用英语对他们说,‘给我看证据。’”徐江说,他已经打了几次电话给警察,让警察来处理这三个女孩所谓的“指控”,但是警察一直没有进来。后来,一名学生会干部开始喊他的名字,用普通话侮辱他,要求他"回大陆去"。

大陆学生担心:谁来保护我们?

短短几天内发生的两起事件让香港内地大学的师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愤怒和担忧。一位前HKUST大陆联合会成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校园里欺凌事件已经发生了很多次。这种严重的校园私刑是一个巨大的升级。许多学生已经开始担心这是否会是一个开始,第二次和第三次私刑悲剧会随之而来。「更重要的是,昨日校长论坛结束后,校长告诉香港学生,他不会让警察进入校园。万一我们大陆的老师和学生再次受伤,谁来保护我们?许多学校安全人员也有自己的立场和感受。”他关切地告诉记者。

另一名目击者在6日晚上告诉记者,在论坛开始时,许多“黑色面具”把雨伞带到了会场。回想起来,很多大陆的老师和学生都担心"摸瓷"和"私刑"可能是他们预谋的,但郑那天成了他们随机选择的目标。

现场图 图源:东网

Site Map Source:董网

2019理工大学硕士孔令明告诉《环球时报》,“私刑”事件后,内地学生对学校能否保证正常的教学、科研和生活秩序表示怀疑,更担心学校能否保持中立。他说,6日,校长特别关注了一名香港当地示威学生,他在维持治安时“摔倒在地”。然而,被处以私刑殴打、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郑却从未前来探望或慰问。

根据《环球时报》,HKUST以前也曾发生过当地示威者包围和威胁大陆学生的事件,但还没有发展到严重的“私刑”程度。一名HKUST教授告诉记者,在本学期开始后,一名大陆学生第二天就因为撕掉列侬墙上的“中国猪”贴纸和其他极具侮辱性的文字而被30到40名香港学生拦截。该视频未经拼接就上传到了HKUST学生会的“脸谱”账户,目前尚未被删除。

"这次对大陆学生的私刑不是孤立事件,也不是最后一次。这甚至是一个信号,表明暴力时期即将到来,学校需要加强安全措施。”在科大一个研究团队工作的曹在给科大校长史蒂夫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说,学校应该对实施暴力的学生采取明确的惩罚措施,否则类似的事件将会发生。

王金华计划今年留在HKUST攻读博士学位,他原本打算带父母参加这些天的硕士毕业典礼,但是看到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告诉《环球时报》,越来越多的大陆学生有请假甚至辍学的想法,包括他的父母,他们曾提出让他回大陆暂住。HKUST大学的一名教授也告诉记者,该校许多大陆教师现在都想离开。如果情况进一步恶化,“所有内地教师离开只是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