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资讯网

贵州有个“红黑榜”:科特派诚信制度助力精准脱贫

贵州有一个“红黑榜”。

特别科学技术委员会的信贷系统有助于精确消除贫困。

本报记者何星辉

科技委员,只报到不服务,服务不充分且存在欺诈行为,将被列入信用“黑名单”,并在今后的项目申请中受到影响。

最近,2018年最新一批科技委员在贵州省的贫困地区受到了欢迎。鉴于这些科技委员今后的工作,贵州省科技厅出台了一项重大举措:科技委员在服务中弄虚作假的,被列入诚信“黑名单”。一旦进入诚信的“黑名单”,科技委员将会在未来的项目申请中受到影响,这就等于给所有科技委员下了一个“魔咒”。

在接受《科学技术日报》记者采访时,一名科技记者明确表示,贵州省科技厅敦促所有科技记者不要装腔作势,而要扎实工作,帮助全省消除贫困。

信誉榜利剑指向扶贫优势

贵州省作为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积最大、贫困程度最深的省份,面临493万贫困人口的扶贫压力。

近年来,贵州省科技厅同时采取多项措施,将科技特派员和万名农业专家到“三农”服务与从“三农”中选拔科技人员相结合,使科技特派员与贫困地区的扶贫工作无缝衔接。

在全省扶贫攻坚的关键时刻,贵州省科技厅发出通知,指定将选派1650名科技委员和科技副职深入全省贫困地区提供科技服务。服务期为2018年1月至2019年12月。

所谓贫困地区包括贵州省14个深度贫困县、20个极端贫困乡镇和深度贫困村集中的乡镇。与每个科技特派员必须联系3个以上的贫困村的要求相反,贵州科技特派员的服务将覆盖全省2760个贫困村。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下发的通知中,贵州省科技厅要求所有科技特派员在2月1日前到服务场所报到并提供服务。对于那些只报告不服务、服务不足甚至弄虚作假的,贵州省科技厅将在年终考核中评定为不合格,通知派出单位,并将其列入诚信“黑名单”。

贵州省科技厅农村科技厅副厅长李越解释说,出台此类规定的主要原因是为了监督科技委员的工作。一旦科技委员被列入黑名单,他们将在项目申请和其他方面受到影响。

对此,贵州省农业科学院科研部副主任、科技服务小组联络员、科技特派员李超表示,引入诚信“黑名单”是对所有科技特派员的一种监督和监督。在科技服务团内部建立有效的工作机制,确保科技特派员的工作卓有成效,为贫困地区的人民带来切实的帮助

与诚信“黑名单”相对应,贵州省还规定,申请中高级专业技术资格的农业专家必须在县级以下基层单位任职一年。同时,首先选择和使用工作表现突出的技术代表。

显然,“红名单”和“Bl

“只有通过不断的示范,人们才能看到增加收入和致富的好处。”在苗族乡腹地工作了一年的科技记者江雪深受感动。当我第一次到达台江县老屯镇时,我非常渴望看到村民们仍然使用传统的“当地方法”种植水稻。建议他们改用新品种和新技术,但村民们对此表示怀疑。无奈之下,江雪只能自己种一个“示范场”。

收获期间,江雪“示范田”的产量是村民的两倍。在这种情况下,村民们接受了江雪的建议,很快就实现了增产增收。

迄今为止,贵州省农业科学院已连续多年向台江县派出科技委员。台江县高效农业示范园区、台工街蛋鸡养殖示范基地等一批农业项目中,科技委员的技术服务凸显了项目的效益,准确地带动了一大批贫困家庭脱贫。

高举科技领域的旗帜

早在2003年,贵州省就积极探索和建立了科技特派员制度。到目前为止,贵州省已经选拔了1万多名省、市、县科技委员,为全省600多个乡镇服务。

长期以来,科技特派员队伍活跃在贵州省广大贫困地区。他们来自全省的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农业技术推广站、企业等单位。在农业领域,他们高举科技旗帜,展示自己在开发新农产品、转化新成果、攻克关键技术、开展技术推广和人才培养方面的才能。

贵州省农业科学院干旱与粮食研究所党委书记、科技特派员邵明波利用休息时间进行访问和调查。最后,他结合石阡县华侨镇周家湾村的地理环境,动员村民培育中国蜜蜂,挖掘出“第一桶金”,进而发展立体产业。到目前为止,全村已培育出1200多桶中国蜜蜂,经济效益达96.37万元。

贵州大学科技特派员、许侯强教授与贵州省两家企业合作完成《贵州高原山地生猪健康养殖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科研项目,转化科研成果,在全省32个乡镇设立示范推广点,产生经济效益9.36亿元。同时,以项目为载体,徐侯强在贵州开阳建立了200亩“猪沼肥果蔬”种植养殖示范基地,服务20多家养猪企业和农村专业合作社,直接带动200户,辐射1000多户。

数据显示,仅在2017年,贵州省就向全省各地派出了1688名科技委员。他们为446家企业和合作社服务,进口398种蔬菜和果树,推广440项新技术,解决460个基层技术问题.

为有效发挥科技和人才在科技扶贫中的支撑作用,贵州省还出台了多项“大举措”

对于选择服务基层的“三区”科技人员,贵州省实行了以县为单位的“双头”管理体制, 由“三区”科技人员担任县服务团队的技术负责人,副县负责人担任行政负责人,实现服务团队内部的信息交流和技术共享。 此外,来自“三区”的400多名人才还担任乡镇科技副乡长,以便充分接触基层,了解基层的需求,并为当地工业发展提出建议。

为了推动人才向下流动,贵州省实施了科学技术教育专项规划

七旬大爷为帮儿子还房贷,大学门口摆摊卖小吃,1天收入1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