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资讯网

【科技】一吨病死猪可产15kg油脂及285kg有机肥

死猪被送到处理炉。

位于成都崇州无害化处理公司车间。处理炉采用国内最先进的干法处理方法。

一吨死猪可以生产15公斤工业油脂和285公斤有机肥。

同任何动物一样,家畜也会生病,特别是当流行病发生,春秋交替时,抵抗力弱的小猪死亡率更高。

去年3月,上海黄浦江松江段开始出现大量浮猪,最终有头猪被打捞上来。去年6月,四川成都双流警方拆除了一个生产和销售死猪的庇护所,并缴获了6吨死猪。涉案的19名嫌疑人都在本月被判刑。在最高法院和最高法律对食品安全刑事案件做出相关解释后,此案也成为成都市涉案肉类数量最多、涉案嫌疑人数最多的案件。

市民们担心的是,这些牲畜死后去了哪里?它流入街头餐馆了吗?相关部门如何监管?

在过去的几天里,记者走访了死亡家禽无害的处理场所、农民和动物控制中心,以恢复死猪去过的“前世”,从而揭开长期困扰消费者的谜团。“猪受苦了”除了黄浦江“一群猪掉进河里”这样的污染事件之外,消费者更担心死猪被不择手段的商人买走,换了以后又回到餐桌上?

黄浦江“范英”数万头死猪奇怪地漂浮着

去年3月,上海黄浦江松江段水域开始出现大量漂浮的死猪。截至同年3月10日,上海市农业委员会和松江区相关部门确认,已发现死猪超过13,000头。

本应放在餐桌上的猪莫名其妙地在河里被发现,数量如此之大,事件很快引起了全国相关部门和公众的注意。

经过调查,许多死猪来自黄浦江上游浙江嘉兴的朱琳村。同时,专家还在一些死猪身上发现了猪圆环病毒。随着媒体的关注,另一波在法律禁区游荡的小贩也浮出水面。这些非法商贩在养猪较多的乡镇以每头几十元的低价购买死猪。经过屠宰和分割,这些问题猪被制成各种猪肉产品,并重新进入市场。

据媒体报道,死猪被扔进黄浦江,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这些购买死猪的摊贩以前已经被处理过,当地无害化处理池相对饱和,所以养猪户把这些“无处可去”的死猪扔进了河里。

与死猪小贩的对话:“每斤1元,钱来得快”。

事实上,除了“一群猪一头扎进河里”,消费者更担心的是死猪被肆无忌惮的小贩买走,换货后再卖。本月10日,成都双流的黄海(化名)和刘鹏(化名)等非法商贩为他们的贪婪付出了代价。

去年6月18日,双流警方接到报告,双流县金桥镇金河村有一家疑似非法生猪屠宰厂。当地警方立即赶到现场,缴获了死猪和分割猪肉,共计1440多公斤。后来,警方在成新浦高速公路新津县兴义镇段封锁了黄海和他正在运送死猪的儿子。公共汽车上发现了4340多公斤死猪。前后没收了近6吨猪肉。

据警方调查和庭审显示,从2010年开始,包括韩某在内的8人在浦江县等地以每斤50至80美分的价格从他人处购买了大量病死或死因不明的猪。然后他们把有这些问题的猪肉以每斤1元的价格卖给了黄海。黄,他的父亲和岳父把猪肉以每公斤1.2元的价格卖给了刘鹏。被捕后,刘承认他屠宰和分割的大部分猪肉都被卖到重庆和其他地方。

当记者问刘鹏为什么要离开时

长期以来,“畜禽葬礼”是一个大问题。如何防止死猪进入市场,尽可能减少农民的损失,已经成为国家监管部门面临的一个问题。

过去,埋在原地有二次污染的隐患。

长期以来,对死猪有两种常用的处理方法:一种是就地挖一个坑并深埋;另一个是一个大型农场或公司,建造一个尸体池来处理死猪并生产沼气。

对此,成都市动物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岳建国坦言,过去常用的两种方法都有二次污染的可能,所以并不理想。“深埋可能导致地下水污染,尸体池也有污染的可能。如果它建在农场里,也可能导致疾病的传播。”

岳建国表示,为了减少猪死后农民的损失,防止农民“扔猪入河”,2012年,国家开始补贴农民80元,用于每年50头以上生猪规模养殖场(社区)养殖过程中死猪的无害化处理费用。

同时,目前成都生猪饲养者也可以通过参加农业政策性保险,获得20元至1000元的保险赔偿金(商品猪按猪的大小定义,母猪支付1000元),死猪无害化处理费80元。岳建国说,这些补贴的总额相应地减少了猪死后农民的损失。因此,目前,当一只猪在农户家中死亡时,当地动物卫生监督机构或保险公司将被通知立即处理,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将死猪扔掉或直接卖给罪犯。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司法解释后,没有人敢倒卖死猪。

虽然国家一直禁止生产和销售死猪,但动物卫生监督工作者李女士坦白承认,过去只有病猪肉和死猪才能被没收和罚款。惩罚很小,威慑力量也很小。"面对巨额利润,一些肆无忌惮的商人仍然会冒险私下出售."

但去年,在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涉及食品安全危害的刑事案件发布司法解释后,首次界定了涉及食品安全危害的犯罪的量刑标准。司法解释将包括不合标准的肉类和农药残留等典型情况。

"解释发布后,全国逮捕了一群人,判刑了一群人,宣传也很强烈。"李女士显然觉得“量刑”提高后,恐怖的力量非常强大,现在没有人敢冒险。

成都计划率先实施死猪集中销毁制度。去年底,农业部发布《建立病死猪无害化处理长效机制试点方案的通知》,将成都邛崃列为试点县(市)。成都正借此机会探索死猪集中无害化处理的新思路。

成都市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成都市农委正在制定《成都市病死猪集中无害处理实施方案(试行)》。根据计划,成都地区的死猪将不再像以前那样就地掩埋或在尸池中处理。而是由无害化处理公司统一进行有效处理。

根据计划,成都将为死猪建立新的“三位一体”治疗模式。也就是说,当死猪出现在农民身上时,农民会第一时间上报,然后动物卫生监督机构指定的无害化处理监督员、保险理赔员和无害化处理公司会到达现场对死猪进行登记、索赔和无害化处理。

记者获悉,该计划已提交政府批准,预计最早将于今年正式实施。在此基础上,成都也将成为全国第一个对死猪实施集中无害化处理的城市。

C猪的变化

4月4日,中国西部都市报的一名记者参观了成都无害化处理死禽的场所,以恢复死猪转化为有机肥的全过程。

有一辆特殊的车带你去工厂验证你的身份。

4月4日上午10点,永新无害迪

“你从哪里来,你是怎么死的?你来了多少,处理了多少?所有动物都必须登记,上级动物卫生监督机构将定期检查。”郑毅说,对死猪的监督和处理是动物卫生监督机构的当务之急。仅用于运输的货车就特别制造,成本超过20万元,完全密封,无泄漏。

进入处理炉,熬成有机肥4小时。在无害化处理公司的监控室,记者看到车间干净整洁,整个操作几乎自动化。沿着全自动传送带,死猪被送到干水解处理炉。

副总经理许亚楠告诉记者,处理炉采用了目前国内最先进的干法处理方法,“内部情况类似高压锅”。

经过145度高温高压处理炉后,死猪在4小时后消失。成品油沿密封管道冷却后,进入室外储油罐。剩余的残渣经过除臭、发酵、包装等工序,最终变成像土壤一样柔软的有机肥。据介绍,一吨死猪(约20头猪)可以生产15公斤工业油脂和285公斤有机肥。

"这些产品在市场上卖得很好,购买量几乎和生产量一样多."许亚楠还在这里介绍双流葡萄合作社的负责人来拉有机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