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资讯网

被欧盟嫌弃的巴尔干各国正在拥抱中国

温/约瑟夫莱特伯格?(观察网吴守哲)对于欧盟边缘的个东南欧国家的人民来说,2019年将是非常不愉快的一年。与之前的承诺相反,在10月份的欧盟理事会会议上,欧盟没有批准接受北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一些以法国为首的国家投了反对票。

塞尔维亚和黑山这两个已经开始加入欧盟谈判的国家,也经历了相当大的挫折。在欧盟的评估机制下,他们的民主指数不是上升而是下降,国内外的负面舆论也在发酵。阿尔巴尼亚也不被欧盟视为民主国家,去年11月连续发生地震,造成数十人伤亡。

对北马其顿来说,欧洲谈判的失败导致了对该国统治集团的不信任增加。总理佐兰扎耶夫正准备在今年4月12日举行另一次议会选举。去年2月12日,马其顿政府发表声明,宣布从那天起,马其顿正式更名为“北马其顿”。希腊是欧盟和北约的成员国,因名称争端反对马其顿加入欧盟和北约。马其顿和希腊达成协议,将马其顿的名字改为“北马其顿”,作为希腊同意加入欧盟和北约的条件。

扎耶夫试图通过改变国家的名称来撬开进入欧洲的入口,但是他现在面临着一种可能在几个月后的国内大选中被右翼团体扫地出门的局面。“我们很失望,”扎耶夫在11月接受美国杂志《政治》采访时说。“欧盟承诺,如果我们符合加入欧盟的基本条件,就让我们加入欧盟,但他们食言了。”

扎耶夫试图通过改变国家的名称来撬开进入欧洲的入口,但是他现在面临着一种可能在几个月后的国内大选中被右翼团体扫地出门的局面。“我们很失望,”扎耶夫在11月接受美国杂志《政治》采访时说。“欧盟承诺,如果我们符合加入欧盟的基本条件,就让我们加入欧盟,但他们食言了。”

法国总统马克龙为自己的反对票辩护,声称欧盟的加入机制已经过时,需要进一步改革,并建议推迟这些东南欧国家的谈判进程。法国的傲慢立即打破了欧盟内部本已脆弱的信任平衡,在一些欧盟核心国家看来,这可以被称为“弱扩张”。

想象一下,2003年在希腊Thes塞隆尼举行的欧盟峰会上,欧盟领导人庄严承诺,在不久的将来,所有西巴尔?晒叶冀晌访顺稍薄H欢孀攀奔涞耐埔疲颐欠⑾?2013年只有克罗地亚做到了这一点,其他国家仍在等待,我们发现它离欧盟的大门越来越远。他们对欧盟入盟谈判的失望可能最终导致欧盟失去这些国家的信任。未来,欧盟会自愿放弃西巴尔干还是巴尔干会自愿离开欧盟?

这给了中国和俄罗斯等外国地缘政治大国进入游戏的机会。他们的存在给了西巴尔干国家一些值得考虑的选择。

塞尔维亚赫尔辛基人权委员会的创始人兼主席索尼娅比塞尔科说:“中国可以马上填补欧盟留下的权力真空。他们来到我们家门口,可以向这些国家提供无息或低息贷款,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

4月11日下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杜布罗夫尼克会见了出席中国-中东欧国家(“16 1”)领导人会议的塞尔维亚总理布尔纳比茨

塞尔维亚。他们得到了俄罗斯的支持,俄罗斯是塞尔维亚的忠实盟友。他们不能接受完全失去该国前自治省科索沃。科索沃人口的大多数是阿尔巴尼亚人。在1999年北约领导的对南斯拉夫的轰炸中,科索沃脱离了南斯拉夫和塞尔维亚和黑山,并于2008年宣布独立。但是俄罗斯一直投票反对科索沃加入联合国。

此外,俄罗斯强烈支持政治强人、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主席团主席米洛拉德多迪克。从1992年到1995年,在导致南斯拉夫解体的一系列战争中,多迪克已经表现出明显的分裂倾向,几次使议会瘫痪。在黑山,2016年的一次未遂政变使国内政治局势一片混乱,这大大推迟了该国进入欧洲的时间。

俄罗斯的战略意图非常明显,即在西巴尔干地区建立一个“军事中立区”。2017年,俄罗斯驻北马其顿大使对此毫不掩饰,但他不得不承认,俄罗斯不能阻止北约未来接纳黑山或北马其顿为其成员国。塞尔维亚在1999年被北约猛烈轰炸,视北约为敌人,而多迪克领导下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正在尽一切可能阻止其执政联盟加入北约的任何企图。

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也在寻找各大洲的经济合作伙伴,而巴尔干地区正是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的岔路口。中国赢得了希腊比雷埃夫斯港的经营权,还主持了从贝尔格莱德到布达佩斯的匈牙利-塞浦路斯铁路的建设。

该项目始于中国国有银行的贷款。该项目也是由中国国有基础设施企业启动的,中国向该地区“输出”了工人。中国一直在寻找一些经济实力较弱的国家作为突破口。例如,黑山向中国借钱修建高速公路。

向巴尔干半岛和土耳其的外部国家伸出援手。埃尔多安利用宗教问题进一步影响该地区的穆斯林政治。保守的波斯尼亚民族主义党民主行动党将埃尔多安尊为圣人。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和埃尔多安也是亲密的朋友。土耳其在西巴尔干半岛有相当大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关切。奥地利格拉茨大学东南欧研究中心主任弗洛里安比伯说:“毫无疑问,东南欧国家加入欧盟的热情越来越弱。然而,像中国这样的外部力量所能提供的也非常有限。”他认为,东南欧国家的寡头政治和腐败正在加剧。即使他们全盘接受中国的援助计划,他们也很难致富。此外,毕博还认为,毕竟,东南欧与欧盟非常接近,而与中国相距甚远:“问问当地的年轻人,如果他们被要求在世界地图上找一个城市居住,他们会选择柏林、维也纳、北京或上海?结论很清楚。”

中国深入巴尔干半岛(

美国《政治》杂志)

许多地缘政治专家可以假装鄙视中国在西巴尔干半岛的存在,但事实不会说谎。2012年,中国启动了“16 1”合作框架,中国的基础设施和生产能力等许多项目出现在该地区。这些包括克罗地亚佩雷茨桥、马其顿高速公路和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斯坦纳里电站。特别是塞尔维亚的斯梅德雷沃钢铁厂极大地缓解了当地的就业问题。

此外,面对中国在欧盟内部对巴尔干半岛不正当竞争和债务陷阱的指责,中国企业正在逐步调整融资渠道。虽然最初的优惠贷款偿还周期长,资金数额大,但该区域许多国家的经济规模仍然相对较小。一旦中国的贷款被接受,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公共债务的增加。因此,中国国有企业正逐步转变为公私合作伙伴关系,直接从欧盟融资。克罗地亚的佩雷沙克大桥是由欧盟通过公开招标程序资助的。对于那些将中国视为投资对手的欧盟国家来说,这显然不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此外,中国有一种独特的方式来填补巴尔干半岛的经济真空。他们通常承担技术难度大、利润前景不确定、回报期长的项目。欧盟经常表示,中国有意低价竞标。但是如果你注意观察,你会发现情况并非如此。中国的许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积极在周边地区寻找新的项目,并特别注意旧设备的流通。通过对更多项目的持续投资和规划,他们将获得定期收益,而不是基于单个项目的高额利润。在参与阿尔巴尼亚姐妹国际机场运营过程中,中国主动聘请德国管理团队,有效规避了欧盟对外资本地化的审查。

Peleshac跨海大桥设计?这张照片来自中国驻克罗地亚大使馆的网站。

许多观察家认为,中国大型企业在巴尔干地区的活动阻碍了欧盟在该地区的改革议程,并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如劳工权利和环境保护。在2019年引入欧盟外部投资安全审查机制后,针对中国、俄罗斯和土耳其的投资和投标似乎形成了一堵“监管墙”。在这种审查机制下,它可以限制中国的融资优势,并确保欧洲金融机构提供的融资利率低于1%,即中国的三分之一。

但是欧盟能阻止中国进入巴尔干吗?欧盟和巴尔干半岛之间隐藏的进攻和防御战争的关键点仍然在欧盟内部。默克尔声称这是她的最后一个任期。英国的“英国退出欧盟”和法国持续的罢工都将对欧盟一体化进程产生负面影响。一旦欧洲怀疑论或民粹主义之火在欧盟内部蔓延,西巴尔干国家加入欧盟的梦想将变得更加遥远。

即使不考虑欧盟和中国等外部因素的干预,塞尔维亚和科索沃能否实现关系正常化,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能否平息内部种族隔离和争端,以及北马其顿和黑山能否抵制“泛巴尔干”主义的传播,也将真正考验西巴尔干国家能否在21世纪第三个十年迎来自己真正的区域发展。

(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1月4日的德国杂志《政客》上)

这篇文章是Observer.com的独家手稿。本文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不得擅自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密切关注《观察家》微信博客,每天阅读有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