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资讯网

瑞金医疗队在武汉前线申请了两项专利:脸部压痕、咽拭子取样都不用再担心

今天上午,两项加强对医务人员保护的实用新型专利同时申报,即“一个面部抗压伤害保护组件”和“一个咽喉拭子取样保护装置”,专利转化工作已经启动。预计这两项发明专利的样品将于本周在武汉市防疫一线试用。

武汉的防疫战场最重要的是什么?答案是保护是最重要的。只有当医务人员保护自己时,他们才能保护病人。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第四批支援武汉医疗队的医务人员始终把保护放在首位。除了医院工作人员每天帮助每个人检查防护之外,他们还用自己的大脑设计了两个与防护相关的“作品”。2月24日上午,这两项加强对医务人员保护的实用新型专利同时被提交。它们分别是“一种面部伤害预防保护部件”和“一种咽喉拭子取样保护装置”。他们已经开始了专利转化工作。预计这两项发明专利的样本将于本周用于武汉市防疫的一线工作。自从

脸部伤害预防和保护单元

流行以来,每个人都在各种新闻平台上看到过医务人员摘下口罩后脸部受伤的照片。原来医务人员在佩戴护目镜和口罩等防护用品时,主要是将护目镜和口罩上的绑带拉紧,以达到更好的密封效果。由于这些防护用品及其上的绑带与面部皮肤直接接触,因此很容易在医务人员的脸上形成深勒痕。有些直接形成挤压伤,这也增加了感染和暴露的风险。最初,瑞金急救医疗队成员使用一些现有的敷料切割成适合他们面部的形状,并将其贴在脸上,以减少防护产品造成的压力伤害。然而,这些敷料需要医务人员进行切割,与护目镜和口罩的匹配度相对较差。如果切割尺寸不正确,就不能起到保护作用,再切割也会导致浪费,而自切割也需要时间和精力。此外,这些敷料不是为预防和控制传染病而设计的,不能解决长期佩戴防护用品造成的局部温度高、透气性差、血流不畅等问题。

神经科护士长刘琼看着队员们一个个变成“大脸”,心如刀割。她提出了制作预制水胶体应用程序的想法,传染科的向晓刚医生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事实上,早在2018年10月,瑞金临床医学院就为大学生开设了创新工作坊。向小刚是这个创新工场的创始人。立即联系创新工场的李晓阳医生、王福医生,感染科的崔杰护士、张军护士、辛广海医生等。通过通宵视频会议讨论各种方案的可行性,创新应用结构设计,并在预成型水胶体中添加护肤成分。王飞连夜绘制设计图纸,与上海潇湘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合作进行专利建设。盐城沃金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加班生产样品。快递到武汉,由医疗队进行检测,于是“面部防挤压防护模块”诞生了,预计将被各大医疗队使用,并在今后的防疫工作中发挥作用。

咽拭子取样保护装置

众所周知,每一个新加冕的病人的诊断都需要进行核酸检测,而检测的标本通常是咽拭子,但我们不知道的是,护士在要求病人张开嘴从病人喉咙取咽拭子标本的过程中很容易受到感染。梁晓红是

瑞金医院急诊科的一名“90后”护士,她在工作中发现,在制作咽拭子样本时,患者需要摘下口罩并配合医务人员。在此过程中,由于某些咽部刺激,患者可能会咳嗽、打喷嚏、呕吐等。这意味着可能会产生大量携带病原体的液滴用于传播。

经过与医院精神科的石、护理主管静峰和门急诊补液室的护士长梁静、护士的讨论,通过与创新工场的和向晓刚的沟通和对接,设计了一种咽拭子取样保护装置。在类似掩模的装置上,根据传统的采样路线设置小开口(通道)。当护士准备进行咽拭子检查时,他们要求患者佩戴防护装置,护士可以通过装置上的小孔采集咽拭子样本,从而大大提高了安全系数。这种设计确保了正常的保护效果,同时提供了有利于检测的通道。该通道可以确保咽喉拭子取样工具平滑地延伸到患者的口腔中,同时防止液滴和气溶胶在患者的口腔中喷射。

瑞金医院第四批医疗团队负责人胡卫国表示,瑞金临床医学院创新工场成立于2018年。在过去的两年里,它帮助整个医院的员工完成了近50项专利申请。出乎意料的是,他们也在防疫运动的最前线努力工作,并取得了成效,这是非常可喜的。“我们希望这些发明创意能够迅速转化为实战产品,并用于支持全国的防疫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