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资讯网

格力电器:董明珠与格臻出资人非一致行动人

原题:格力电气:董明珠和戈珍的投资者不是一致行动者,不是管理层收购

1月17日晚,格力电气针对深交所去年12月发布的《关于对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的问询函》(询价信)中提出的诸多问题发布公告。

2019年12月2日,格力电气控股股东格力集团与珠海明君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同意珠海明君以46.17元/股的价格接受格力电气股份(占格力电气总股本的15%),转让总价为416.6亿元。该交易于2019年12月13日获得珠海市政府和珠海SASAC的批准。

根据转让计划,珠海明君的普通合伙人和执行合伙人是珠海仙鹰,珠海仙鹰的普通合伙人和执行合伙人是珠海郁秀。

珠海毓秀由珠海高斯、HH大厦、明珠华晨和葛真共同出资。最终投资者分别为自然人马、曹伟(珠海)、易庆庆(HH大厦)、盛(明珠)和葛震。董明珠是戈珍投资的普通合伙人,认缴出资比例为95.482%。董事高,庄培为戈珍投资的有限合伙人。

格力电气在1月17日的公告中明确表示,公司董事长董明珠和戈珍投资没有与珠海明君、珠海仙鹰、珠海郁秀形成协同行动关系的具体计划。

董明珠和其他17名戈珍投资者没有形成一致行动。

格力电气回应称,戈珍投资持有珠海玉树41%的股份,而戈珍投资持有珠海玉树最高权力机构董事会三分之一的表决权,这将对珠海玉树的重大决策产生重大影响。综上所述,《办法》第83条第2款第(4)项所列为戈珍投资与珠海郁秀之间的一致行动。

根据《珠海格臻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伙协议》,董明珠作为戈珍投资的普通合伙人,认购了戈珍投资95.48%的股份。他负责实施戈珍投资的合伙事务,并能控制戈珍投资。据此,董明珠通过戈珍投资间接与珠海明君、珠海仙英、珠海郁秀拥有《办法》第83条第2款规定的同一诉讼人。因此,将董明珠与珠海明军、珠海仙鹰、珠海郁秀对格力电器的直接或间接拥有比例一并计算。股权变动明细报告的相关内容需要修改,将另行披露。

尽管如此,根据各方达成的协议的具体内容及相关各方发表的声明,客观上,董明珠、戈珍投资与珠海明君、珠海仙鹰、珠海郁秀之间并没有形成一致行动的协议或安排,也没有未来形成一致行动关系的具体计划。

格力电气表示,董明珠等17名格力投资者成立格力投资,以及他们在珠海明军的投资,不会让董明珠支配格力电气其他17名格力投资者所持股份的表决权。

其次,董明珠和戈珍投资的其他17名投资者发表声明确认如下:“除了我通过本次投资外,我与珠海郁秀的直接或间接股东,包括戈珍投资的其他合伙人、珠海仙鹰的直接或间接投资者、珠海明君的有限合伙人及其直接或间接投资者,均无任何关联关系,也无任何关于股权持有、表决权委托或一致行动的协议或安排。”

综上所述,董明珠和其他17名戈珍投资者并不构成同一演员。

三位董事候选人获得葛珍投资和公司三大支柱并不矛盾。

深交所的询证函还称,此次交易设定了一个条款,即“如果珠海明君根据上市公司章程有权提名三名以上(含三名)董事候选人,珠海明君应提名三名董事候选人”以及“珠海明君应在上市公司提名的三名董事候选人中保留至少两名董事候选人作为葛珍投资核准人”。请解释这些设置是否与珠海郁秀董事会的“三大支柱”设置相冲突,以及是否可以认为戈珍投资

格力电气表示:这种设置与“三方对抗”并不冲突。珠海明君作为上市公司股东的权利包括表决权、股息权、提名权等。提名董事只是珠海明君全体股东的权利之一。“珠海明君应保留上市公司提名的三名董事候选人中至少两人为戈珍投资认可的人员”的条款仅涉及珠海明君的股东权利中的提名权,并不代表珠海明君的全部股东权利。此外,珠海玉树是一家依法设立并合法存续的中外合资企业,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珠海明君应保留上市公司提名的三名董事候选人中至少两人为戈珍投资认可人士”的条款是对上市公司董事会席位的安排,与珠海玉树三大股东各自拥有珠海玉树董事提名权的基本权利无关。

格力电气指出,“珠海明君至少保留上市公司提名的三名董事候选人中的两名作为格珍投资认可的人员”的安排是为了保持上市公司管理的稳定和持续,旨在促进上市公司的可持续发展。相关安排与珠海玉树董事会“三方对抗”的成立并无冲突,也不能认为戈珍投资在行使珠海明君作为股东所享有的权利或上市公司相关权益时实际拥有珠海玉树2/3的表决权。

格力电气将没有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该交易不构成管理层收购。

在本次交易之前,格力集团持有格力电气18.22%的股份,格力电气的实际控制人;此次交易后,珠海明君持有格力电气15%的股份,格力电气将没有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调查信要求解释。

格力电气回应称,在交易前后,没有控股股东持有上市公司超过50%的股份。在此次交易之前和之后,上市公司中没有任何投资者能够实际控制其股票30%以上的投票权。

本次交易完成后,珠海明君和董明珠不能通过其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总股份的表决权来决定选择半数以上的上市公司董事会成员。本次交易完成后,珠海明君、董明珠不能根据其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通过具体议案,不足以对上市公司股东会决议产生重大影响,也不能决定半数以上上市公司董事会成员的产生。综上所述,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没有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

格力电气表示,本次交易不构成管理层收购,无需按照《办法》第51条履行管理层收购审查程序及相应的信息披露义务。本次交易不是由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上市公司员工或其控制或委托的法人或其他组织实施的。

作为珠海明君的最高决策机构,珠海玉树董事会已经形成了珠海高旗/HH大厦、明珠华晨、戈珍投资“三方对抗”的决策机制。除了珠海高旗/HH大厦、明珠华晨和戈珍投资各方就其基本权利和义务安排的“保护性权利”外,戈珍投资既不能单独决定也不能拒绝珠海明君、珠海仙鹰和珠海玉树的重要财务和经营决策。综上所述,戈珍投资无法控制珠海明君。

综上所述,珠海明君不是格力电气管理层控制或委托的法人或其他组织。因此,该交易不构成管理层收购。

此外,格力电气还表示,此次交易的启动背景是国有资产主导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这次权益变动的起始背景是在珠海国有企业深化改革的背景下

成人h免费观看视频|视频成人资源在线|一级俄罗斯性色